娱乐帝(www.yuledi.com)致力打造最全面的娱乐资讯网站。

未经我的苦,辞劝我漂亮

来源:|分类: 华语 |作者:

《流金岁月》里蒋家婆媳再见,暴露出中国式婆媳的主要矛盾。婆婆和媳妇都活在各自的角色里,从未用女人的身份平等地相处过。



南孙妈妈戴茵准备再婚,想要征求南孙的意见,特意带保罗回上海见见南孙。南孙怕奶奶心里不舒服,就没有告诉她。锁锁给南孙打电话时,被聪明的奶奶猜出来,南孙不回家肯定是因为戴茵回来了。


01 迟到的温情


蒋老太太想见前儿媳一面,因为她觉得曾经是家人,就应该一直是家人,而且她年事已高,她怕自己再也见不到戴茵了。她恳求锁锁帮忙,她想去送送戴茵。一边是前婆婆心心念念的亲情。但是,戴茵回到上海就没有见蒋老太太的打算,只是准备了礼物,托南孙转交给她。一边是前儿媳要斩断关系的绝情。



02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


很多人都骂戴茵心太狠,我觉得她这样做才是正常的。


她选择不见前婆婆,一方面,是有因为被钳制二十多年的阴影。她在蒋家是不自由,不舒展的,无论是天性,情感,经济……都被压抑着。而且因为生了女儿,她始终得不到婆婆的认可。婆婆成天把女儿是别人家的,花再多的钱也是给别人养的,挂在嘴边上,作为孩子的妈妈,听到这样的话,既愧疚,又愤怒,却只能无可奈何地接受,尽自己最大的努力,给孩子一点庇佑。


另一方面,是害怕前婆婆见到自己已觅得新的爱人生气。南孙告诉她蒋老太太马上到时,她支走了保罗,说了一句“都要走了何必再气她一次”,对于这个前婆婆,她心中有怨有恨,也有不忍和同情,毕竟在同一个屋檐下生活了二十几年,她也不是铁石心肠,虽然前婆婆重男轻女的思想深深地伤害过她,但是,想到她思想传统,体面了一辈子,又经历了丧子之痛,实在不忍心再刺激她了。



戴茵下了很大的决心,用了很大的力气才慢慢地挥别了过去,找到真正的自己。


我们终此一生,就是要摆脱他人的期待,找到真正的自己。


这对她来说太不容易了,跟前婆婆一见面,往事一幕幕浮现,让她又想起自己在蒋家吃得那些苦,为的那些难,会让她觉得痛苦,让她好不容易才完成的蜕变,又被打回了原形。趋利避害是人的本能,所以,我理解戴茵。


03 婆媳不平等条约,感同身受有多难


有人说,戴茵有什么可苦的,她的日子不要太潇洒,买买金器,跳跳舞,打打牌,攒攒私房钱……是的,她看起来的确是很潇洒,但是,那些只是她为灰暗的人生努力增添的色彩,为了麻痹自己在那个压抑的家庭继续呆下去,呆到女儿长大,看到女儿幸福,她也熬出头了。



中国有句古话“多年媳妇熬成婆”,一句话就道明了婆婆和媳妇这俩角色的不对等。很多婆婆没做婆婆之前可能会想“我不能让我的儿媳吃我当年的苦。”但是,当她有了婆婆这个身份,就感觉自己拥有了权利,可以任意支配儿媳妇。她就不受理智控制了,她无法跳出婆婆的身份,从女人的角度理解儿媳妇,而是使用婆婆的权利去要求儿媳妇。


所以,从蒋老太太的角度出发,她自觉对戴茵很好,虽然生了个女儿,也没把她扫地出门,还是好吃好喝地供着她,她还能自己出去找乐子,她还有什么不满足的?



但是对戴茵来说,在蒋家她从未得到过爱和关怀,亦没有获得过尊重。丈夫不争气,诸事不问,只会做白日梦,因为生了女儿,婆婆对她百般嫌弃,处处挑剔,而且从来不加掩饰,她在蒋家的所作所为,完全是破罐子破摔的心态,我对你们没有任何期待了,你们爱怎么着怎么着吧!除了女儿和钱,我什么都可以不在乎。


因为婆婆和儿媳的不平等,所以她们对关怀的理解不同,婆婆觉得我无论做什么都有我的道理,我的主场,给你点甜头,就是关照你了,就是把你当成家人了,你得感恩戴德遇到了好婆家。儿媳妇觉得,如果你真的把我当家人,为什么从来不关心我的感受呢?



同在一个屋檐下的两个女人,一个高高在上,一个低眉顺眼,磨了二十几年,情分磨损得差不多了,怨气在心里发酵了二十几年,哪里还能心平气和地坐在一起告别啊?


女人何苦为难女人,但是为难女人最深的往往都是女人,这句话十分适用于描述婆媳关系,婆媳活在各自的角色下,不能互相理解,无法平等地沟通,这就是最大的矛盾。